美樂淘潮牌匯

Nike 副總裁兒子「炒鞋」大賺?你可能還不知道的“炒鞋秘密”

前幾日,“ Nike 北美副總裁因兒子炒鞋辭職 ”登上微博熱搜,由此,“炒鞋”這門小眾生意再次曝光于大眾網民眼下。于是,百度搜索“怎樣炒鞋”“炒鞋怎么賺錢”等搜索詞的人越來越多...

耐克北美副總裁兒子炒鞋.jpg

從原本的小眾圈子,球鞋近年逐漸走向大眾消費領域,成為當代青年街頭潮流的主流。

它正在成為一種硬通貨,躋身投資領域,成為年輕群體追捧的身份標識和社交資產。

「炒鞋」賺錢嗎?

我也想賺錢,「炒鞋」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炒鞋」能賺多少錢?

...

我們帶著這樣的問題,來看幾個「炒鞋」的案例,這些疑問自會解答。

Bot 流

Nike 北美副總裁 Ann Hebert 的兒子 Joe Hebert 炒鞋炒到母親離職也是沒誰了... 但他究竟是怎么炒鞋的?

耐克北美副總裁兒子炒鞋1.jpg

▲ Nike 北美副總裁 Ann Hebert 

Joe Hebert 可以說是北美球鞋圈的“最強鞋販”了,從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做潮流轉賣的生意,平時的曬照畫風更是大家可以自行品鑒一下:

▲ Joe Hebert 在家的私照

在前段時間接受彭博商業周刊采訪時,Joe Hebert 直言自己用 bot 來搶鞋,而且還有消息說,19 歲的 Joe Hebert 經常利用母親的權限掃貨折扣球鞋并從中獲利。

Joe Hebert 使用非法的第三方軟件(bot)批量購入限量商品,曾一次性就用他媽媽的信用卡買了價值 13.2 萬美元的耐克運動鞋,然后幾乎在同一時期,加價在自己的網站出售,獲取巨額利潤。

當然,不僅僅是 Joe Hebert ,國內利用 bot 來搶購球鞋再專賣獲取巨額利潤的人也大有人在。但畢竟 bot 在官方看來屬于非法的第三方軟件,而且也會不斷的優化來解決漏洞,抵制 bot。

渠道流

除了利用 Bot 來搞搶購之外,還有一種就是利用渠道優勢搶購,大范圍撒網,提高中簽率,完成搶購。

相比 Joe Hebert 這種有“人脈”“資金”的大咖,渠道流更適合普通球鞋愛好者,甚至只是單純的掮客,因為操作相對簡單,也不存在非法行為,只要有【渠道】就好了,然后是二級市場的轉售獲利。

一個90后小劉的炒鞋故事

在2018年之前,我幾乎沒接觸過鞋子收藏領域,更別提參與搖號買鞋了。

我生活在一線城市,是個交房租、掙工資、吃外賣的 90 后。我每個月收入 9000 左右,但花幾千塊買雙鞋?沒那個經濟實力。

我和球鞋的緣分純粹來自運氣,2018年我同學在群里找人幫他一起抽簽,我也順帶參與了一下,抽的是 Nike 和 Off-White 聯名的 The Ten。

訂單1.jpg

▲ 小劉第一次中鞋

可能是生手運氣好,我第一次抽簽居然就中了。我買下這雙鞋的價格是899元,后來溢價到4000至5000元。轉手賣掉后掙了不少錢,當時開心到起飛!

自此之后,開始關注、學習球鞋知識,熟悉專門的有用的軟件、APP、工具。

運氣當然很重要,但了解不同發售渠道和抽簽方式也是必要的。一雙鞋的發售流程是先在一級市場搖號抽簽,再去二級市場專賣,那里才是產生溢價的地方。

一級市場包括了NIKE、adidas、匡威等品牌的官方網店、網站、全國線下門店,大部分人都集中了這里,但有些人忽略了另一個渠道——授權合作發售店。于是我就借用朋友買的【潮人神器】這種潮牌、球鞋渠道導航軟件來找這種授權店鋪,進行抽簽,中簽率明顯高了許多。

潮人神器2.jpg

▲ 潮人神器 球鞋發售渠道

據我所知,也有外語好的直接用【潮人神器】這種渠道導航軟件去歐美渠道抽簽、直拍的,有時比國內還更容易些,因為人口基數不同的原因吧。這行深入了,才知道其實很多潮牌代購也是用這種渠道軟件在國外各種潮流電商平臺下單,國內加價轉賣的。

潮人神器1.jpg

2019年,我線上中簽后,要去沈陽線下抽簽。

當時是冬天,在沈陽恒隆廣場的 NIKE 專賣店門口,一大早就有1000多個人在等抽簽,基本都是年輕人,還有帶著孩子一起來的。

線下抽簽1.jpg

▲ 在沈陽抽簽排隊現場及所購鞋子

我運氣不錯,我是1000個人中獎的400人之一。剛中簽,就有個鞋販子過來問我賣不賣。

那雙鞋是我的尺碼,但樣子我不喜歡,原價1299元,對方當場給了我 9000 元。

抽中1.jpg

▲ 小劉買到的鞋子

那段時間我都特別開心,這一趟掙了差不多一個月工資,讓我有些膨脹。

一周后,我看到那雙鞋跌到 5000 元,雖然我沒任何損失,但我內心很觸動。

如果我是那 600 人中之一,這趟不僅花了時間和錢,最后還撲空,現在又會是什么心情呢?

中簽的鞋,除了特別喜歡的,我很少會留下自己穿。

基本都是通過二級平臺交易,但沒和買家見過面,也不知道他們都是什么人。

從 2018 年到現在,我當炒家賺了大概 20 萬元左右,多的時候一個月收入1萬元,少的時候有 1000-2000 元,但也不是每個月都有進賬。

做了這幾年,其實我總結,想要在球鞋圈賺些錢,除了方法、渠道,還必須有“潛質”,包括分辨球鞋的潛質,成為球鞋玩家的潛質。

學會分辨哪些鞋款有熱門的潛質,其潛質、潛力信息包括各種媒體報道內容多少、預熱情況、設計特點、IP熱度等。所以,最主要的就是平時通過多種渠道、多種媒體關注各種球鞋資訊、信息。

當你基本了解哪些鞋款有成為爆款的潛力,再通過潮人神器3.0 這類全球潮牌、球鞋渠道導航軟件找合適的渠道抽簽、直拍就比較容易了。

通過以上兩個案例,也能夠體會到,炒鞋似乎也是個比較專業的事情,要么你有專業的長期有效的 BOT (其實大部分BOT都有時效性,被品牌方技術屏蔽早晚的事情),要么你熟悉眾多的優質渠道,否則,想「炒鞋」絕沒有那么容易。

所以,根據眾多的實例告訴我們,小炒可能怡情,但大炒絕對容易傷身 ...


? 上一篇 下一篇 ?
AD

說說你的看法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_免费人成短视频在线观看网站_成 人动漫a v 免费观看